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QQ登录

银潮网 银潮杂志 精彩推荐 查看内容

家政服务:亲情化服务最暖心

2018-6-5 09:28| 发布者: 银潮| 查看: 272| 评论: 0|原作者: 张永胜|来自: 银潮

摘要: 《2017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指出,根据商务部商贸服务典型企业统计数据测算,2016年,全国家政服务业企业66万家,同比增长3.1%。全国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2542万人,同比增长9.3%。全国家政服务企业营业收入3498 ...
     《2017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指出,根据商务部商贸服务典型企业统计数据测算,2016年,全国家政服务业企业66万家,同比增长3.1%。全国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2542万人,同比增长9.3%。全国家政服务企业营业收入3498亿元,同比增长26%。预计“十三五”期间,我国家政服务市场将保持20%以上的高速增长。
  江苏省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张乔介绍,随着人口老龄化、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实,我国家政服务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尽管一直强调家政服务要专业化、职业化,但供给质量与需求难以匹配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在我国仍以居家养老为主的今天,找一个好保姆、好钟点工、好保洁员、好护理员等仍是不少家庭不可或缺的需求。倡导专业化、职业化的同时,亲情化服务显得弥足珍贵。

雇主与从业者,亲情化服务最暖心
  据《钱江晚报》报道,2018年2月9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莫焕晶经中介公司应聘到朱小贞、林生斌夫妇家从事住家保姆工作,为筹集赌资,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的金器、手表等物品,还以老家买房为借口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萌生辞退之意。莫焕晶决定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骗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留在朱家,结果导致朱小贞及其3名未成年子女被困火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这虽然只是极端案例,但近年来,保姆虐老、偷东西、欺诈老人等负面新闻一再挑动人们敏感的神经,令社会震惊,“毒保姆”一词随之出现。
  难道雇主与家政从业者之间真是猫鼠天敌,水火不容吗?并非这样。
      南京市鼓楼区三步两桥七号小区,87岁的离休干部刘昆煜,慈眉善目,呷茶入口,兴致勃勃地聊着他的革命故事。60岁的保姆张阿姨坐在他身边,时不时看着他和记者茶杯里的水喝完没有。社区工作人员介绍说:“别看刘老快90岁了,但身体很健康,能吃能睡,讲起革命故事更是神采奕奕,这多亏了张阿姨的照顾。”一边的张阿姨笑着说:“我是他的保姆,照料他是应该的。”刘昆煜赞赏地说:“小张到我家快20年了,我信任她,家里一切事务都由她负责。”
  刘昆煜3个子女都在国外生活,2000年,小女儿出国定居前,四处为父母找保姆。在社区推荐下,张阿姨来到了刘家。“我是安徽人,她也是安徽人,老乡,亲。”刘昆煜说。
  张阿姨的勤快、细致和诚实,赢得了刘昆煜夫妇的赞许,他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生活着。“阿姨去世后,叔叔心情很差,经常叹息说‘我也快要死了’。我那时也急,就带着他到苏州、扬州等地游玩,每天都拽上他外出散步,大概半年多的时间,他心情慢慢变好了。”张阿姨说。
  刘昆煜拍着身上的棉马甲说:“小张好啊,就像我女儿一样照顾我。”张阿姨年轻时学过裁缝,不仅是收拾家务的能手,还是做衣服的好手,刘昆煜的棉衣、棉裤、棉马甲等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一日三餐都是张阿姨下厨料理,荤素搭配,讲究营养。张阿姨还参加过社区举办的老年健身操学习,每天陪着刘昆煜一起健身。
  2016年春节,刘昆煜的子女从国外回国团聚,张阿姨对他们说:“我年纪也大了,该回老家了,你们重新给叔叔找个保姆吧。”对于张阿姨的想法,不仅刘昆煜不答应,刘昆煜的子女也盛情挽留,他们对张阿姨说:“这么多年都成一家人了,你留下,我们再找个钟点工买菜、保洁员搞卫生。”记者采访时,张阿姨说:“叔叔的离休费都交给我管理,子女也不反对,就冲这个信任,我没有理由不照顾好他,我把他当父亲待。”
  与张阿姨相比,今年41岁的卢万杰是个“非专业护理人才”。他颇为骄傲地说:“我没有什么上岗证,也没有经过正规培训,但潘家上下都夸我。”
  卢万杰是苏北人,早年,其父亲因为脑梗导致偏瘫,他辞去工作照料,直到父亲离世。2015年,他接到南京亲戚的电话,说邻居潘大爷脑梗导致下肢瘫痪,家里换了5个保姆都不满意,他照顾过父亲,有经验,就来试试。到了潘家,卢万杰把当年照顾父亲的经验全部使出来,不仅潘大爷喜欢,其儿女也十分满意。潘大爷的儿子对记者说:“将父亲送到养老院,高档的住不起,低档的又担心服务不好,卢万杰虽然不是什么正规家政人员,但他的方法管用,父母满意,我们自然开心。”
  对于包吃包住外加每月1500元的待遇,卢万杰也满意。他说:“忙是忙一些,但这也算是到城市生活了。”每天,潘大爷老伴负责买菜做饭,卢万杰服侍好晨起的潘大爷后,就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他出去遛弯,马路、超市、公园,凡是潘大爷想去的地方都去。“咱爷俩一路逛一路吹牛,我学会掼蛋就是他教的。”潘大爷乐呵呵地说。中午吃完饭后,两人睡一会,下午就是潘大爷和小区其他老人的掼蛋时间,卢万杰在一边看热闹。晚上,卢万杰帮潘大爷擦洗后,抱他上床休息。他和潘大爷住一屋,只要潘大爷有事,喊一声,他立刻起床服侍。“小卢把老潘照料得很好,我们对他很放心。以前换了5个保姆,我都不满意,虽然小卢不是家政公司推荐的,也不是什么正规军,但他就像我们亲戚一样,很贴心。”潘大爷的老伴说。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服侍、护理居家老人的保姆,只是家政服务业的一部分,但不管是离休干部刘昆煜还是普通老人潘大爷,都表示“毒保姆”只是个别的,不能就此说所有保姆都有“毒”。同时,他们也表示,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游击队”式的家政服务肯定不行,家政人员的专业化、职业化是方向。
      ……
      详情请阅《银潮》2018年第6期关注《家政服务:亲情化服务最暖心》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Copyright©2013 银潮网 ( 苏ICP备13033476号 )

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101号

GMT+8, 2018-10-19 08:50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