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QQ登录

银潮网 银潮杂志 精彩推荐 查看内容

老法官调解员,群众信任!

2017-1-15 13: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14| 评论: 0|原作者: 葛玉菲

摘要: 2016年8月12日,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强视察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时,了解到老法官自愿担任人民调解员,为社会稳定、纠纷化解作力所能及的贡献,高兴地说:“好!老法官做息访化诉调解纠纷工作,人民群众信任!”   ...

 

2016年8月12日,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强视察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时,了解到老法官自愿担任人民调解员,为社会稳定、纠纷化解作力所能及的贡献,高兴地说:“好!老法官做息访化诉调解纠纷工作,人民群众信任!”

  2015年11月起,江苏省离退休法院工作者协会更多地承担社会公益服务,并努力参与社会矛盾化解,减轻法院法官压力,与社会大调解体系对接,派出10名自愿担任人民调解员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退休老法官,进驻该院诉讼服务大厅设岗轮流值班,开展法律解释及息诉调解工作。一年多来,他们文明接待,耐心解答,已接待近200人次,有效调解了一大批老大难的缠诉缠访案件。

  前不久,本刊记者走进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大厅,走近这群可敬可爱的老法官。

  老法官们用深入浅出的语言、高屋建瓴的法理、贴心周到的服务,为人民群众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信任,体现了他们无私奉献的情怀,诠释了德法并举的中国特色的文化自信,也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离退休老干部这个全国先进集体的旗帜上,续写着新的荣光。

“当人民调解员,接地气很重要”

  “当人民调解员,接地气很重要,要善于将深奥的法理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告诉当事人,才能在有效沟通的前提下以理服人,做好工作。”



  曾任二级高级法官、2014年底退休的戚庚生是一名兼职人民调解员,同时担任江苏省离退休法院工作者协会秘书长。退休前,他长期从事全省重大疑难复杂案例的研究与发布指导工作,对各类案件的处理有丰富的经验。

  一位老人颤颤巍巍地走进诉讼大厅,来到人民调解窗口,满腹愤懑地对戚庚生说:“我姓夏,今年83岁了。南京刚解放那会儿,我是一名印刷工人,有人劝我去打篮球,我到了那里,他们却让我填表交费参加了一个组织,并布置我排版印制了一份号召推翻新政府的反动传单,结果后来定我特务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那时候我年轻,也不知他们是敌特组织,这么判实在太重了,而且反映这个案件的材料也非常少,我冤呐!我已经上访几十年了,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要上访到底。”戚庚生一听,明白了这又是个“生命不息、申诉不止”的典型。

  在认真看完老夏复印的原卷材料及其提供的2014年南京中院作出的再审驳回裁定,并认为此案不应改判后,戚庚生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老哥哥,你耐心听我说两层理儿。第一,人生短暂,你过好接下来的十几年才是最重要的。你这么大岁数一人跑来上访,子女家人都知道吗?”老夏一愣,说:“子女都不让我来,我自己心里总是过不去,觉得自己上当受了冤屈,才偷偷跑来的。”“第一,子女不让你来你却到处跑,万一在路上摔了怎么办,不是让他们担心吗?第二,当时南京新政权立足未稳,匪特猖獗,百废待举,所以你这个案子的卷宗材料不多,也属正常;当时年轻少不更事,但是你也承认填表交费并完成了敌特组织交代的任务,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能不从严从重判吗?今天看是稍重了一点,可是不冤。换位思考,你会同意哪个申诉人翻这个案子吗?该放下了,老哥哥,听我一句,过好接下来的日子吧!”

  老夏自知理亏,思想犹豫,戚庚生又搬出自己伯父当年随大军过江南搞土改,其战友晚上去茅厕即被匪特杀害推入粪坑的事,向其阐明新政权当时从严从重惩处匪特的正当性和必要性。经过苦口婆心的劝说,老夏想通了:“老法官,您说得对,我确实不该再跑了,该安享晚年了。”戚庚生听他这么说,非常高兴,从窗口走出来,与老夏紧紧握手:“你这样想就对了!”最后,老夏还和窗口引导人员一一握手,释然离开了诉讼大厅。

  “他能想通,从此放弃理由不足和非常无谓的上诉上访,有利于政法工作和社会安宁。这也是人民调解员工作的目的之一。”戚庚生对记者说。

  刚送走老夏,又来了老丁,也80多岁了。老丁来自无锡,他对戚庚生说:“我退休前在外省的水利系统工作,退休回到无锡老家的五间平房居住,屋后邻居为了建门前打谷场,用砂子水泥将地面填高了20厘米,导致一下雨雨水就往我家墙根淌,我跟他协商无果,就向法院起诉要求扒了打谷场,法院一审、二审和再审都驳回了我的请求,我觉得法院的判决不公,为此我赴省进京不知多少次,可还是不改判,我不服啊,您说我该怎么办?”

  长期研究疑难案例的经验,让戚庚生觉得面对这样执拗的申诉人,应当首先找准切入口。听完叙述、看完材料和平面图纸,他不慌不忙地对老丁说:“您是长期在水利系统工作的,应该懂得地形地貌没有一处永恒不变的标高。”开口第一句,就让老丁感到碰到了懂行的,遇到了说理高手,顿时语塞。故意停了一刻,戚庚生才与老丁展开说理:“他家建水泥打谷场,也是发展要求,对不?你要法官扒了运走,用《甄嬛传》里的话说,叫‘朕’做不到也不忍心哪!”老丁想笑又强忍。戚庚生接着聊:“农民建个水泥打谷场,也没见哪家先挖地基呀!两包水泥五十块钱,弄个一二寸高的挡水沿,让雨水改向别处流,就解决了的事啊!从无锡来一趟路费是这个好几倍哩,你看你这十几年官司打的,盘缠花的,赴省进京,开庭还找水利专家鉴定高程高差、流体力学啥的,搬不走的邻居呀,犯得着吗?再说了,法律上的相邻关系,是指互相都要给予生产生活方面的便利呀!你一定要扒掉,合适吗?”一席敞亮的话,讲明道理、指出办法,让老丁深感打了多少年的官司真的是认死理、瞎折腾,吃够了苦头。一阵摇头叹息后,他连说:“不跑了,再也不跑了!”

  “当然,若不机械狭隘地理解法律上的诉讼请求,原审是可以判令对方去弄挡水沿的,但法官不能挑事让他们在官司中继续缠斗不休、虚耗生命。相邻关系中引导互谅互让,而非锱铢必较,才是更高位的价值,唆讼滥讼的社会,不是健康与和谐的社会。”事后戚庚生对记者说。这也让记者深深体会到了老法官处理矛盾纠纷的境界和情怀。

“当人民调解员是很愉快的事情”

  坐在人民调解窗口的万海坚,看上去年轻、精神、干练,她2016年初退休,退休前也是二级高级法官。江苏省离退休法院工作者协会负责同志找她谈话,问她是否愿意担任人民调解员。“在身体和精力都允许的情况下,利用我的专业知识和在法院工作了40年的工作经验,担任人民调解员,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我当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万海坚告诉记者,“做人民调解员工作,首先要耐心倾听当事人诉说,让其情绪充分宣泄,这样才能获得当事人的信任,然后再顺势引导,事情也就成功了一半。” 

  一对中年男女急匆匆地走进大厅,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人民调解窗口,其中男子向万海坚反映:“我姓刘,从南通来,有关我家房屋拆迁的一个案件于2014年经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生效,我败诉,我觉得法院的判决不公平,我不服,要求重新再审,予以改判。”说着,刘某拿出一份淮安市政府有关城市规划的文件,用手指着文件,情绪激动地说:“您看,这份文件里显示我家的房屋并不在拆迁范围之内,可开发商却拆了我家的房子,我还败诉了。”万海坚劝他说:“你先不要着急,静下心来慢慢说,我相信法院会对你的案件作出公正处理的。”万海坚边说边仔细看他提供的政府文件,并请他提供判决书。看着判决书和政府文件,经过分析思考,她对刘某夫妇说:“虽然这个案子判决生效已超过两年,但是你作为当事人提供了新证据,不受时效所限,可以向法院申请再审。”刘某脸上露出欣喜神色,但随后他又说:“我和老婆文化低,不会写诉状,您能替我们写一份诉状吗?”万海坚急人所急,二话没说找到另一个同事,为他代写了再审申请书,并主动打电话给省高院立案庭法官反映情况,立案庭法官收取了刘某的材料,进入立案审查阶段。刘某感动万分。

  临近中午,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万海坚接起电话,刘某在电话里感激地说:“万法官,您这么热心,真是帮了我们大忙,谢谢您!”

  “尽管做人民调解员是义务劳动,但当事人的一声‘谢谢’,我已感到满足。在职时做法官,感受到的是职业的尊荣;现在退休了,还能受群众的尊重,我更感到骄傲。”万海坚对记者说。 

“做一名有温度的人民调解员”

  夏娟凤是10名人民调解员中的老大姐,她2006年退休,退休前是民庭的一名高级法官。“现在的我没有法官的职责,也没有审判的权力,但有很多优势——丰富的办案经历、智慧和经验,在调解平台上,我能展现自己的能力又能为人民服务,何乐而不为呢?”夏娟凤对记者吐露心声。




  80多岁的机关退休干部李某来到人民调解窗口,向夏娟凤诉说他的苦衷:“我的老伴3年前就去世了,后来我再婚了,再婚后,我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现在的老伴照顾我,我很感谢她,想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她,可是我的儿女都坚决反对,我该怎么办?”夏娟凤一听,这是有关财产继承的案例,她耐心地对李某说:“老同志,你想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你现在老伴的想法,只有一半是对的,为什么呢?因为你所说的财产里面其中一半是你已去世老伴的遗产,她的这部分遗产,你的子女和你要平均分配,所以你不能把前妻的遗产也给你现在的老伴。”看到李某将信将疑的样子,夏娟凤便找出《继承法》里面有关遗产处理的法律条款,逐条读给李某听,李某听后,似有所悟,感慨道:“看来很多事情都不是想当然,要依法办事首先还得懂法。”

  “侵权案例、财产继承案件,是我担任人民调解员一年来时常遇到的,有的案件经过几审,败诉的当事人感到心里很受伤,遇到这样的当事人,除了法理上的指导,还需要对其进行心理、思想上的疏导。这样才是一个有温度的人民调解员。”夏娟凤对记者说。

“做人民调解员要常怀怜悯之心”

  赵从仁2008年退休,退休前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刑庭的高级法官。




  一名看上去30来岁的女士来到人民调解窗口,向赵从仁反映:“我姓王,是外地人。前些年,我经人介绍,嫁给了溧水男子何某,何某的前妻已去世,有两个女儿。婚后,我生了一个男孩,一开始丈夫和婆婆对我还行,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丈夫就经常找茬跟我吵架,还打我,连婆婆也跟着打骂我,我都忍了。没想到,丈夫向我提出离婚,溧水区法院最终判离婚,我没有分到什么财产,更可气的是,儿子也不归我抚养,我不服啊。”说着,她的眼圈红了。

  “溧水区法院的判决书带了吗?你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呢?”赵从仁问王某。

  “判决书我没有带。我没什么文化,是朋友推荐我来这儿的。我只想说,我不想离婚,就算离婚,我也要分割财产,而且还要要回我儿子。”王某说。

  因王某没有带判决书,赵从仁便问她是什么时候收到判决书的,王某说前几天才收到。赵从仁对王某说:“你的离婚诉讼属于民事诉讼,民事诉讼在接到判决书15个工作日以内,可以提出上诉。你如果想上诉,要在接到判决书的15个工作日以内写好上诉申请书并交给溧水区法院,如果超过15个工作日,就错过时效了,你一定要记住。”因为王某没有带该案的有关材料和判决书,赵从仁又详细询问了这桩婚姻来龙去脉,对情况有所了解后,应王某的要求,赵从仁给她代拟了一份上诉申请书。

  “前来咨询的人,有不少跟王某一样,是弱势群体,面对这些人,我会有怜悯之心,在公正的前提下,我总是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王某走后,赵从仁对记者说。

  人民调解窗口旁的律师工作站值班律师、江苏博士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单晓燕告诉记者:“老法官们的经验非常丰富,有时候有人来诉讼服务大厅咨询,先咨询我们律师,我们无法解决的法律问题,老法官总是可以解决。”

  诉讼服务大厅的保安队长王盛林对记者说:“我经常看到有的群众怒气冲冲地来找老法官们,嗓门很大,可走的时候,又开心释怀了,因为他们对老法官们讲的理儿,打心眼里服。”

  “退休老法官接待的案例中,一方当事人与法院法官之间的矛盾问题往往十分突出。”江苏省离退休法院工作者协会会长田幸向记者介绍说,“司法实践中,双方当事人产生纠纷闹到法院,经过法院审理后,往往是败诉的一方当事人产生对法院法官的不满,从而转化为当事人对法院和法官的矛盾,这是当前涉诉信访居高不下的一个重要因素。老法官调解员为努力化解这方面的矛盾,做了大量的艰苦细致的工作。东台86岁老汉周某来访,一审判决后自己未上诉,现在又来申诉,还大骂办案法官;也有的当事人败诉后多方缠诉。老法官调解员充分发挥老法官的特长,摆事实、讲道理,做好法律解释和化解工作,令当事人对法院的司法判决更加认同和信服。”

Copyright©2013 银潮网 ( 苏ICP备13033476号 )

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101号

GMT+8, 2018-10-24 02:4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