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QQ登录

银潮网 银潮杂志 精彩推荐 查看内容

长征是什么,健在的老红军这样告诉我们

2016-10-25 10: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85| 评论: 0|来自: 银潮杂志

摘要: 策划/本刊编辑部 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路,是作为亲历者的红军将士书写的生命史诗。  1936年10月9日和22日,红四、红二方面军先后在甘肃省会宁县城和静宁县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中国工农红军 ...
策划/本刊编辑部

       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路,是作为亲历者的红军将士书写的生命史诗。
  1936年10月9日和22日,红四、红二方面军先后在甘肃省会宁县城和静宁县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中国工农红军持续两年、转战14个省的长征全部胜利结束。长征突破了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完成了伟大的战略转移,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从此揭开新的篇章。毛泽东总结时说,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
  现在,距离长征结束已有整整80年。将台堡,现属宁夏固原市西吉县,位于县城南部30公里葫芦河与马莲川河交汇处,两河交汇形成三角埠坪,地势平坦宽阔。2016年7月18日,习近平在将台堡参观时说:“伟大的长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革命风范的生动反映,我们要不断结合新的实际传承好、弘扬好。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长征要持续接力、长期进行,我们每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
  为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传承和弘扬长征精神,《银潮》杂志社派出6个采访组,从今年2月下旬开始,历时半年,分赴省内外军地干休所、疗养院,甚至家庭住所,寻访健在的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以“我的长征”为主题,每期一篇在“特别报道”专栏连载。在采访过半时,传来中国老年期刊协会组织“重走长征路、激发正能量”采访活动的消息,本刊记者参加并在江西赣州寻访到两位老红军。
  老红军均年事已高,人数呈加速减少。本刊记者采访的参加过长征的7位老红军,平均年龄100岁,年龄最大的是现年104岁的原南京邮电学院党委书记、院长秦华礼,最小的是12岁参加红军的“红小鬼”索心忠,现年95岁。我们在同这些即将走到尽头的壮丽人生赛跑,被毛泽东誉为“白龙马”的红军工兵、享年100岁的省交通厅离休干部肖福,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两个月后逝世。
  这组报道在读者中引发强烈的反响。长征是人类精神坚定无畏的丰碑,健在老红军讲述的是80年前长征的活生生故事,他们来自不同部队,从不同角度折射了长征的伟大精神——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坚韧不拔,众志成城、团结互助,百折不挠、克服困难!


无坚不摧,为求生更为解放

文/本刊记者 杨安
       我采访的老红军中,“求生”始终是他们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的首要主题。
  红军是中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劳苦大众因受阶级压迫而挣扎在死亡线上,翻了身就前来参军。在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的形势下,蒋介石集团“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遭到国人不满和舆论谴责。劳苦大众的人生本已艰难,参加红军还有生的希望,这是为解放自己,更是为解放全体受压迫的阶级兄弟。因此,战斗是求生的本能,是解放运动的唯一选择。
  在部队中,战斗听指挥。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遭到失败,危在旦夕,中央红军主力被迫离开大本营中央苏区,走上一条曲折而艰苦的漫漫长征路,实行战略转移。不管是随军突围走长征,还是就地坚持游击战争,红军将士看起来前途不明、生死难料。
  这就是长征的背景。在被迫进行战略转移的过程中,战斗是必须的,这样才能赢得生机。
  红军不怕战斗。
  长征开始后的那段时间,重机枪手向守志几乎天天行军打仗,脚都磨烂了,溃烂流脓。因为肩扛25公斤重的重机枪,他负荷比别人重,一路走来,双脚肿痛难忍,尽管用布或稻草包裹了几层,可走不了多远,就又见斑斑血迹。百丈关那一仗,他和机枪连战友抱着十几挺机枪狂扫,枪管打得发红,要不断换水降温。突然,一发炮弹落在附近,掀起的泥土把他掩埋。他刚把身上的泥土抖掉,一发炮弹又至,弹皮削伤了他的手臂,当时毫无察觉,后来发现满手都是血,但也顾不了那么多,双手抱着机关枪不停射击……
  长征途中,一次激烈的阵地战后,连指导员牺牲了,秦华礼任代理指导员。后来,他担任师政治部巡视员,不仅要带头作战,而且要做好后勤工作,在战地上将伤员从前线抢回来。在千佛山战役中,敌人的炮弹弹片扎进了他的左大腿,拔不出来,令他疼痛难忍,无法行走。缺医无药,伤口都生了蛆,久久不愈,后来弹片裸露出来,他就徒手拔出弹片,顿时血流如注,昏死过去……
  在红4团22名勇士进行勇夺泸定桥战斗时,吴清昌和60多名战友在泸定桥下游2公里处,选择了一个隐蔽的拐弯处进行渡河,敌人的子弹扫来,但他和战友不顾一切端着枪奋力往前冲。与敌人的距离越近,敌人的子弹就越密集,好几个战友中弹牺牲,他根本来不及多想,突然手指一热,左手食指第一节已经飞掉了,永远留在了大渡河……
  瓦窑堡之战,为了掩护红军学校师生撤退,王承登带领十几名战友阻击敌人,他站在高坡上观察敌情,敌军的一发子弹从他的左眼下方穿进,又从右耳穿出,贯穿了他的头部,战友都以为他牺牲了。他仆倒在地不能动弹,看着自己的血流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路过此地的红军侦察员才发现浑身是血的他……
  没有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长征途中一个接着一个的极度危险的工作能完成吗?红军将士的英勇战斗,是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不二选择。战斗的惨烈程度,他们用语言描述战斗经历时,记者只能体会一二。向守志身上的多处战伤,秦华礼大腿根部碗口大的伤疤,吴清昌伤残的手指,王承登失聪的右耳,肖福下颌的巨大伤痕,我看得实在是心生疼痛。
  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使长征的前途出现了转机。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共产党形成了正确的领导核心,从此,红军开始打胜仗了。贪生怕死或判断错误的逃跑主义者,被永远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勇敢战斗的革命英雄主义者,实现了自己人生的巨大跨越:
  长征结束后,扛重机枪的向守志被选送进红军大学初级科学习,开始了全新的学习和战斗生活,后成为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长征结束后,秦华礼任八路军一二九师司令部电台台长,后被编入的部队番号是“决死纵队”,以革命的大无畏精神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之中;
  长征结束后,吴清昌由于负伤掉了队,被好心的陕北老乡用毛驴子一村转一村地送到瓦窑堡的后方野战医院,身体痊愈后进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在后来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战场上英勇杀敌,被战友们赞誉为“赣南勇士”;
  长征结束后,王承登被红军学校的4名学生用一块门板抬了四天四夜送到野战医院,休养了半年且康复之后,回到部队与战友们转战大江南北……
  通过长征,中国共产党锻炼了一支精锐的革命队伍,最终赢得了全中国。
  现在,亲历过长征的老红军生活状态各不相同。向守志喜欢书法,虽已百岁高龄,但他依然思维敏捷,关心时事,还关心他担任顾问的银潮杂志社的发展。秦华礼喜欢看电视新闻,每天看到深夜,对国家充满关切,去年还发表长篇文章《牢记历史缅怀先烈奋斗未来》,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吴清昌每天准时收看“新闻联播”,在他病房的书柜上有《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资料汇编》等书籍报刊。王承登关心家乡发展,还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对党的政策表示支持拥护,希望国家加大对赣南茶油等扶贫产业支持……
  我们的采访,相对他们厚重的人生经历而言只是匆匆一瞬。他们讲述长征故事时,话语里是真挚的情感、深沉的回忆,苍老的眼睛有着无与伦比的坚毅目光。采访结束后,看着他们的身影,我无不肃然起敬。感谢他们和我们交谈,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本书,值得我们去读、去学习,被誉为人类精神丰碑的长征故事,是他们留给后辈的财富。

顾全大局,为集体更为信仰
                                                                                                    
                                                                                                     文/本刊记者 张永胜
       是什么牵引他们,从皑皑雪山爬过?又是什么支撑他们,在茫茫草地跋涉?本刊推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报道后,我反复地这样问自己。
  我第一次去采访当年的“红小鬼”王敬群时,和老人一照面,其慈祥的笑容让我如沐春风暖心舒畅,他风趣地对我说:“你们这些小朋友都喜欢听我讲故事。”只是,当真正聊起长征的往事之后,王老渐渐地沉默了,时不时地将身体靠在沙发上,双唇颤抖。最后,他猛然一挺身,挥着手说:“那时候啊……不能讲,不能讲……”泪光萦绕间,身边的女儿急忙起身对我说:“老爷子现在都不敢回忆,一想到过去就会流泪。”
  同样,记者赶赴江西赣州采访吴清昌和王承登两位老红军时,两位老人说着他们长征的故事,无不泪湿眼眶。
  记忆有泪,一碰就痛,但这些老人的信仰却从无更改。
  ——王敬群说:“那时候,我们都不怕死,是革命的信仰支撑着我们,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我们也坚信革命一定能成功。”
  ——吴清昌说:“是心中对红军必胜的坚定信念,支撑着我一次次渡过难关,走完漫漫长征路。”
  ——王承登说:“枪林弹雨中,好几次差点死掉,但就是死,也要做一名红军战士。”
  在梳理和撰写这些老人的长征故事时,善于团结、顾全大局、舍生忘死的精神让我为之动容。
  当年过草地时,王敬群遇到一个掉队的小伙伴,两人见面后抱着痛哭,并相约坚持下去,一直走到胜利的那天。可是,走着走着,这个小伙伴身体一软就坐在草地上。他拉着王敬群的手,无力地说:“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坚持走下去,我这里有一小袋青稞面。”王敬群因腿部受伤掉了队,在桐梓住了一夜,当时缺医少药,王敬群身体又很瘦弱,没两天就撑不住了,昏迷过去。等他醒来时,他才知道,是路过的战友们救活了他,这些战友给他吃了碗鸡汤面。采访时,他擦拭着眼泪哽咽着说:“我们现在能活下来,都是千万战友的牺牲换来的。”
  吴清昌和王承登他们告诉记者,长征途中,一些重伤的战士,为了不拖累其他战友,都会在人不注意的时候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遇到强敌,只要组织敢死队冲锋时,这些勇士们都会说:“我用我的命来给你们杀出一条道。”这是一种何等豪迈的英雄气概。
  为了掩护军委机关纵队和其他主力部队渡过湘江,吴清昌所在的红15师在湘西延寿圩一带阻击湘敌的追击。战士们都打红了眼,饭也吃不下,水也喝不进,在密集的炮火下,用刺刀、手榴弹抗击敌人,从早上一直打到黄昏。战斗中,红军战士已经顾不及一个个倒下的战友,只知道冲杀再冲杀。吴清昌感慨地说:“这些战友为什么敢于牺牲,就是为了让更多的战友活着。”过雪山时,在快要爬到山顶时,吴清昌实在是走不动了,仿佛双脚就像灌了铁似的,提不起来,当时吴清昌什么都不顾了,坐在了地上,心里想:就这样吧,死了算了。此时,幸亏旁边的战友硬把吴清昌拉起来,扶着吴清昌踉踉跄跄地翻过了雪山,救了吴清昌一命。吴清昌感激地说:“回想起来真是万幸,仿佛和死神擦肩而过一样,是这个战友救了我的命。”
  “倒在长征途中的差不多都是舍己为人的党员。”“我将生命交给你,帮我走完剩下的路……”这些只能从长征亲历者口中才能说出的话,一次次地撞击着我的灵魂。
  善于团结、顾全大局、舍生忘死、敢于牺牲,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8月,我参加了全国老年期刊协会组织的“重走长征路,激发正能量”联合采访活动。以前,对我来说,长征路一直都在历史书中蜿蜒曲折着,没想到如今,它出现在了我的脚下,成了真实的情感和视野。一路走来,对长征这段历史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对革命前辈的丰功伟绩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一条路就是一段历史,与历史约会,当年红军战士的艰苦卓绝让我肃然起敬。
  长征的历史表明,紧密团结、顾全大局是革命胜利的保证。红军长征充分表现出了顾全大局、严守纪律、团结互助、不谋私利的精神境界。例如,党中央为了以严明的军纪保证民族政策的贯彻执行,要求红军必须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三大禁令、四大注意”。因此,守纪团结仍然内含理想信念的能动性价值,是克敌制胜的一个法宝,也是事业永存生机的永恒的主题。
  长征路上,大局至上、团结一致的集体主义精神无时不在。当时,无论是参加长征的各路红军,还是留守南方的红军和游击队、白区地下党组织,都以党和红军北上抗日的大局为重,以自己的战斗和牺牲,为长征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长征途中,战斗愈苦,红军团结愈坚。不仅做到秋毫无犯,军民团结,而且官兵平等,同甘共苦。对于负伤和生病的战士,干部为他们抬担架,让出马来给他们骑。正是这样深厚的情谊,极大地激发了红军将士的战斗精神和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信心,涌现出无数英雄壮举。


敢为吃苦,为生存更为理想
                                                                                                   
                                                                                                     文/本刊记者 葛玉菲
       幼时的我,听父辈们偶尔说起他们的童年,吃不饱穿不暖,我以为那已是忍受苦难的极限。后来在课本中学到,长征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亲历长征的红军战士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那时我脑子里只有笼统的概念,并没有真切的感受。直到今年我采访了索心忠——长征中众多“红小鬼”中的一个,与他面对面交流,倾听他述说在长征中的亲身经历和心中的长征精神,我的内心才受到深深震撼和洗礼。
  1935年索心忠随部队参加长征时才14岁,却经历了爬雪山、过草地,挨饿受冻已是司空见惯,还要忍受极度恶劣的自然环境和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甚至身负重伤、命悬一线。来到雪山脚下,要登山了,战友问索心忠:“你这么小,山这么高,你爬得过去吗?”索心忠信心满满:“爬得过去!”其实到底能不能爬过这高耸的雪山,索心忠心里也直打鼓,但是他知道,在长征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有信心并且努力去克服它。雪山上空气稀薄,索心忠胸闷、呼吸困难,寒风侵入骨髓,饥寒交迫,感到自己随时都会倒下,是一股精气神支撑他越过艰难险阻。
  老红军秦华礼在回忆长征经历时,艰难和危险被他表达得那么乐观和幽默。
  红军战士进山,常常四五天找不着一粒粮食,有时只能找着一些大拇指那么大的土豆,堆上干柴,把土豆在火里烧得半生不熟的就吃,吃得满嘴嘴皮都染成一块块黑炭似的,看到大家怪异的样子,秦华礼时常被逗得哈哈大笑。
  采访结束后,我陷入了思考:如果有时空隧道,可以让我回到上世纪30年代,让我去参加长征,我能坚持多久?
  今年9月初,我参加全国老年期刊重走长征路采访团,途径遵义、娄山关、茅台渡口、赤水、大渡河,一周时间,身体很疲惫,精神却备受鼓舞。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参观位于遵义市习水县土城镇的女红军纪念馆。她们的人生故事堪称传奇。这些女红军绝大多数是第一次参加长途跋涉行军的,她们有的不会骑马,有的不会使枪,但都有一个坚定的革命信念,那就是为了人民翻身做主人而革命。
  女红军杨厚珍以自己“三寸金莲”的小脚,支撑着又矮又胖的身子,竟然摇摇晃晃坚持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女红军、朱德夫人康克清后来回忆长征时说,并不觉得长征多么艰苦,更像是在野外散步。何等的乐观!
  是什么支撑红军战士们不顾艰难险阻走完了长征路?
  “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红军战士们用坚毅和果敢向人们诠释了“不怕苦、不怕死”,诠释了乐于吃苦、不畏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时过境迁,这种精神仍具有时代价值。


创新胆略,为求真更为发展
                                                                                                    
                                                                                                    文/本刊记者 蓝薇薇

       2016年3月,我采访了正在江苏省钟山干部疗养院休养的99周岁的老红军肖福。两个月后,忽然听到肖老过世的消息。
  经历过长征的老人们正在我们的世界中渐渐地消失。
  同事问我,老人是怎样的人?我想了想:“一位活泼而优秀的战士,一个求真的顶顶老实的人。” 每每看到《长征》等有关长征题材的电视节目,肖福总是一边看一边抹眼泪。他告诉身边的人:“我们比电视上演的还要苦!”肖老对记者讲述的长征故事,记录了他所经历的真实的长征,及长征中属于他的真实的心理活动。对于我的一些提问,肖老在采访中回答:“很多事我在重新思考,有些事是我不明白的,我不敢写,也不能随便说,我怕说错,也怕写错。”
  我想如果有历史学家听了肖老的话,必要竖起大拇指。求真,乃是历史学家们的共同追求。治史之难,难在求真。斯人虽去,但他本着求真的心态记录下自己的材料,可以帮助后人在综合、归纳、分析时,弄清事情的所以然——鉴往知来。
  这是肖福那一代人的真。
  他与战士们是求真的,也是活泼的,善于思索、富有创新之精神的。
  长征途中,中革军委直属工兵营是“驮着唐僧跋山涉水远赴西天取经的白龙马”,肖福任三连三排排长,他们的任务是用炸药和锹镐等简单的工具器材,架桥修路、爆破坑道、构筑工事、设置障碍,为部队的前进铺平道路。在强渡乌江之战中,没有绳索,就把竹子劈成细丝,拧成竹绳子;没有铁锚,就用竹子编成竹笼,装上石头,再用竹绳子系起来当锚用。
  104岁的老红军秦华礼也对记者说到一些苦中作乐又不乏“创新”的小故事。长征途中,红军通信学校的学员行军休息时,两人编一组,写两个汉字,插到前面人的背包上,我说汉语,你答英语,互相提问、背诵。这样一来,“土包子”学洋文,学得也蛮有趣,卓有成效。这种“行军课堂”真是红军的一种创造。
  就地取材,善学活用,在瞬息万变的军情中随机应变。一支绝地孤军,如没有“诸葛军师”般的创新胆略,很难想象如何行进于如此艰难的长征途中。
  湘江战役后,中央红军在德国军事顾问李德的指挥下,仍按原定计划,继续向湘西前进。这时,蒋介石已判明红军的行动,在红军前进的道路上部署了重兵。此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根据当时军事态势,力主放弃原定北去湘西会合红二、红六军团的计划,改向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以摆脱敌人,争取主动。但李德等人拒不接受。1935年1月,中国共产党在贵州遵义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错误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新的正确的军事领导。这次会议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的革命实际结合起来,在极端危险的时刻挽救了党和红军,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如无独立自主的创新胆略,红军无法走出困境。这种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突出表现。近一个半世纪中,中国的国运充满苦难、灾变与挫折。中华民族饱受欺凌,备受压迫,简单复制别人的老路走不通,仁人志士无不是以创新的革命精神抵抗侵略,救国图强,这种民族精神根植于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之中——熔炼于古代、玉成于近代,历经沧桑而锐气不减、千锤百炼而斗志弥坚,在当代更可彰显之!




Copyright©2013 银潮网 ( 苏ICP备13033476号 )

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101号

GMT+8, 2018-12-12 02:36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