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QQ登录

银潮网 银潮杂志 精彩推荐 查看内容

梁思礼:爱国家风薪火相传

2016-8-16 15: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06| 评论: 0|来自: 银潮杂志

摘要: 2016年4月14日,我国航天事业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梁思礼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从第一颗原子弹、第一枚导弹、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到第一艘神舟飞船,梁思礼与第一代航天战士一起, ...
                               
        2016年4月14日,我国航天事业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梁思礼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从第一颗原子弹、第一枚导弹、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到第一艘神舟飞船,梁思礼与第一代航天战士一起,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创建起完整坚实的中国航天事业,使中国居世界航天强国之列。他曾坦言:“能为此奉献一生,我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光荣。”
        有人问梁思礼:“您从父亲那儿继承下来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他回答:“爱国!父亲生前曾说过,‘人必真有爱国心,然后方可以用大事’。”这句话,支撑了梁思礼一生的追求。
爱国情:爱国家风成就的“驯火者”
       可能是老年得子的缘故,九个子女中,父亲梁启超特别喜欢这个最小的儿子。在《一个火箭设计师的故事》一书中,梁思礼自述:“父亲平时在天津饮冰室写作时,一般不许孩子们去打扰,可由于他特别喜欢我,有时候我到他那儿去玩,他便常常跟我玩玩、逗逗,等于给了他休息的机会。”
       “总要在社会上常常尽力,才不愧为我之爱儿。”这是梁启超留给子女的家书。幼年的梁思礼被家人唤作“老白鼻”——这是风趣的父亲对他的昵称,系将英语Baby(宝贝)一词汉化而来。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老白鼻”后来竟然成了中国航天质量可靠性工程学的开创者和学术带头人。
       然而,父亲并没有陪伴梁思礼太久。在他5岁时,父亲离开了人世。梁思礼曾回忆说:“父亲对我的直接影响较少,几个哥哥姐姐都受过父亲言传身教,国学功底数我最弱,但爱国这一课,我不曾落下半节。他遗传给我一个很好的毛坯,他的爱国思想通过我的母亲及他的遗著使我一生受益。”
      1941年梁思礼中学毕业后,随三姐梁思懿前往美国留学。1949年9月,得知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消息后,作为北美中国基督教学生联合会(CSCA)积极分子的梁思礼一方面动员留美学生回国,同时自己也以身作则带头回国。那时,站在彼岸码头迎接他的,是阔别八年、白发苍苍、眼含热泪的老母亲,正如饱受苦难的祖国一样张开双臂欢迎海外游子的归来。
       在《一个火箭设计师的故事》一书中,梁思礼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我们这些热爱祖国的归国留学生心中暗暗发誓:要把一生奉献给祖国,为改变她贫穷落后的面貌,为她的独立、强盛、繁荣而奋斗。”
  在梁家,报效祖国从来不是一句空话。与那个年代中国所有“驯火者”一样,梁思礼所在之处是历史耀眼处的暗面。近处,找不见他们的名字,设计图纸上没有,光荣榜上也没有,他们是戈壁滩上被尘土风沙掩埋的背影,他们的名字被封印在打着“绝密”标签的文件袋里。远处,他们的名字却越发清晰,一笔一笔镌刻在历史坐标轴上、留在时代的注脚里。
      “爱国,不需要理由。”梁思礼总是这样说。归国后,梁思礼面临的是极为窘迫的局面:没有资料,没有仪器,没有导弹实物……新中国的航天事业,在一穷二白中艰难起步。
      1956年10月,中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梁思礼被任命为导弹控制系统研究室副主任——钱学森院长手下的十个室主任之一。风华正茂的梁思礼,奔跑在梦想与火箭齐飞的路上。
       但很快……
       梁思礼的“驯火史”更是一本“失败者之书”。他生命中的67年,都奉献给了航天事业——从第一次试射起,一个又一个十年,无数次的失败。
       可越是“摔”得痛切,父亲梁启超的话便越发透彻真切:“一面不可骄盈自慢,一面又不可怯弱自馁。”人类心理的知情意,其发达圆满的状态就是“智仁勇”,即如孔子所说,“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人要想成事,须得有遇事能断的智慧,一不忧成败,二不忧得失。
      况且,对于一位“驯火者”来说,失败比成功“贵”得多。正因为历经无数次失败,才有了梁思礼开创的航天可靠性工程学。后来,他参与了长征二号系列火箭的研制工作,并创造了16次发射全部成功的纪录。
       从第一颗原子弹、第一枚导弹、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到第一艘神舟飞船……每个航天史上的“首次”,经过失败的孕育,都像是梁思礼的孩子。也正因为尝过无数次失败,当他主持发射的洲际导弹横跨6个时区,向着预定海域飞去,为碧海染上一些浅绿色;当搜索飞机旋翼逐渐贴近海面,粼粼波浪、碧海、翠绿相映成画,新中国的航天人才闪着泪花、由衷赞叹这美景,“太美了,太美了,我们打成了!”
      “趣味主义”,是父亲留给他的人生锦囊。梁思礼时常想起父亲的话:“我平生对自己做的事,总是津津有味且兴致勃勃,什么悲观啊、厌世啊这种字眼,我的字典里可以说完全没有。凡人常常活在趣味之中,生活在有价值中,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生命便成为沙漠,要来何用?”
  1974年,50岁的梁思礼被下放到河南正阳“五七”干校劳动,干校分配他当“猪倌”。人们都说,搞导弹的知识分子被派去养猪,真是浪费人才。可梁思礼却分外感谢组织的照顾。每天,梁思礼戴好套袖,穿上围裙,打猪草、拌猪食、清猪圈,干得高高兴兴。看着自己喂养的肥头大耳的“八戒”军团,梁思礼满心自豪,还与它们合影留念。
       1994年10月,梁思礼出国参加国际宇航联合会会议。他出国前,北京三环正在建,回来时快竣工了。他听说家附近的立交桥修得很好看,就和老伴赵菁一起去散步、参观。他边走边抬头专心看桥,不想人行道上有一口施工井,6米深,井口敞着,也没有防护,他一下子掉了下去,当场摔晕了,连一声呼救都没有。赵菁走在前面说着话,回头一看:怎么不见人了?好在井里有架梯子,挡了他一下,断梯的木杈又挑住了上衣,减缓了他下落的速度,但他还是断了3根肋骨。众人受到惊吓,梁思礼则开玩笑:“你看,我这算是深入基层了!”
        梁思礼的生活永远都是可爱的,极有价值的。即便是住院期间,梁思礼一见到家人,就迫不及待地问:“快给我讲讲,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自2015年住院以来,他的房间里重复播放着《施特劳斯圆舞曲》《天鹅湖》《威廉·退尔序曲》等旋律欢快的曲调。有时不小心被人替换成慢板、行板,梁思礼会立即要求“换回刚才的圆舞曲”。旋律响起,躺在床上的梁思礼双手打起拍子。女儿梁旋见他的脚部在动,便合着音乐节拍帮他活动脚部。她乐感不好,梁思礼便笑着指挥道:“快了,哎,慢了。”
       只是,音乐还是没能留住这位老人。
母子情:把父亲爱国主义的思想灌输给我
       世人大多只知道梁思礼的父亲是梁启超,兄嫂是梁思成、林徽因,却不知,他还有一个普通而伟大的母亲王桂荃。梁思礼曾经说过,母亲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1924年梁启超的原配夫人李惠仙去世,也就是在这一年,梁启超的第二位夫人王桂荃生下梁思礼。1929年1月19日,梁启超因肾病不治猝然去世。 
       王桂荃原名王来喜,四川广元人。1891年,李蕙仙嫁给梁启超时带来了两名陪嫁丫环,其中一个就是王桂荃。当时她虽说年纪小,但聪明、勤快,也善解人意,对梁氏夫妇的生活起居伺候得细心周到,因此深得梁氏夫妇欢心,他们甚至还把家里的事情包括财政都交给她掌管。
       王桂荃出身很苦,从小没了娘,4岁时父亲不幸猝死,继母又虐待她,把她卖给别人做丫环。从4岁到10岁她被转卖了4次,最后,随小姐李蕙仙来到梁家。她的名字王桂荃是梁启超给她起的,梁启超称呼她“王姑娘、三姨、来喜”,说她“是我们家极重要的人物”。
       1903年,梁启超一家在日本,因为独生子梁思成身体羸弱,为了传宗接代,梁启超将王桂荃收为侧室。她为梁启超生了7个子女,养大了6个:梁思永、梁思忠、梁思达、梁思懿、梁思宁、梁思礼。加上李蕙仙生的梁思顺、梁思成、梁思庄,梁家一共有9个孩子。这些孩子对王桂荃的感情都非常深,他们管李蕙仙叫“妈”,管王桂荃叫“娘”。
        王桂荃……
        王桂荃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她对儿女的影响很大。在李蕙仙、梁启超去世后的岁月里,王桂荃以一个女人柔弱的肩膀,艰难地挑起了照顾全家的重任。她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在艰难中将梁家兄弟姐妹们拉扯大,而且她的这些优良品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们。她很爱国,以传统的方式表达爱国情怀,给儿女们讲了很多爱国的故事,像岳母刺字等等。王桂荃的辛勤付出,换来了孩子们的尊重与爱戴。虽然在梁家没有任何名分,但是她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分量却是很重的。
      1968年,83岁的王桂荃因患肠癌离世。当时埋头搞科研的梁思礼,因为父亲的缘故,被说成是“保皇党的孝子贤孙”,被立了专案,想回家奔丧也不能获军管会批准。后来,他悲痛地说:“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母亲去世的时候,没能在她身边,甚至连她的骨灰也没有收起来。”
       1995年4月23日,在梁思达和梁思礼的主持下,他们全家在梁启超的墓旁种下“王桂荃树”(一棵白皮松),以纪念王桂荃。
家族情:我们梁家的家风,要一代代传下去
       2016年4月17日是遗体告别仪式的前一天。靠近北京西三环的梁家,一切还和4天前梁思礼在世时一模一样,目之所及是大大小小的照片,最叫人挪不开眼睛的,是梁思礼与妻子赵菁(原名麦秀琼)的合影。从定格在黑白影像上的两张年轻脸庞,到紫荆花树下两位老人的相依,一眼望去,当真是岁月静好,白头偕老。若没有这场死别,多好。
                     
       在梁思礼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播放的不是通常的哀乐,而是一首小提琴协奏曲。选这首夏尔·卡米尔·圣-桑的曲子,是梁思礼生病时对大女儿梁红特别叮嘱的。梁红说:“这是我父亲的最爱。”
      梁思礼不仅是小家庭的家长,在他的哥哥姐姐都过世后,他还成为梁家这个大家族的“掌门人”,家族里的事由他领头。家族的后辈们总喜欢让梁思礼讲梁家的故事,梁思礼总是从“陆秀夫背南宋幼帝”在崖山投海的故事讲起,因为这是父亲梁启超从祖辈那里传下来的故事,是梁家人代代都要说的故事,意思就是要对国家忠诚。
       2013年,梁思礼90岁生日宴,梁家已经有五代人了,全家族合唱了《夕阳红》。梁思礼很高兴,来了一段90抒怀:“我从我父亲那里继承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爱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是我一生的座右铭。我想一个人一生对社会、对国家,应该回馈大于索取,这样社会才能前进,国家才能强盛。无论是航天精神还是我们梁家的家风,都要由我们手中交给下一代,一定要一代代传下去。”
  爱国、敬业和自强是梁启超家族的家风,梁思礼将此作为终生的行为准则,这也是他对梁氏后辈们的希望和要求。 
  (本文依据《一个火箭设计师的故事》《梁思礼院士传记》等汇编成稿)
编辑 张永胜
 yc86633270@163.com

Copyright©2013 银潮网 ( 苏ICP备13033476号 )

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101号

GMT+8, 2018-12-12 04:44

回顶部